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非主流美女 > 正文

青未了——那年她留在了毕业季

类别:非主流美女 日期:2018-1-31 19:09:36 人气: 来源:

  刚从白先勇《寂寞的十七岁》里挣扎出来,十八岁的天空半雨半晴。那时候天天盼望毕业季早点到来。大学的功课并不紧张,大段大段空白的时间,可以用来倾听,阅读,恋爱。

  张明敏的校园歌曲仅仅是好听,侯德建的沧桑挺动人,程琳的声线稚气未脱,耳朵和心,依然在寻觅好声音。

  她来自胜利油田,同学们唤她燕子。燕子学过舞蹈,走轻盈飘逸,处处投下曼妙婀娜的身姿。燕子家境优裕,有班里唯一的双卡四喇叭立体声收录机,还有一台随身听。她就像画家克拉姆斯柯依笔下的《无名女郎》:美丽,孤傲,桀骜不驯。燕子的包里经常带着花生米、玉米粒,随时撒到花坛草坪,给流浪的小动物提供食物。班里男生纷纷前去献殷勤,她对待每一个都不瘟不火,若即若离。

  我是班里唯一一个几乎不跟她搭腔的男生。不是不想,是在显示个性,故意心里萌动的情愫。之前,我已经阅读了大量的爱情小说,悲欢离合始乱终弃的故事了然于心,也知道了一些如何获得芳心的所谓诀窍。打算用《简爱》里罗切斯特的傲慢“以毒攻毒”。

  校刊上开始零星出现我的文字。我居然订阅了一份《文艺报》,每周四来了以后装模作样一本正经翻阅。如今想来,一个青涩少年阅读文艺大报的样子确实滑稽可笑。不过,那时候喜欢文学,能提笔写作可是个金字招牌,不逊于如今的腰缠万贯荷包鼓鼓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慢慢地,燕子开始主动跟我打招呼,问问我最近看什么书,写了什么东西。我压抑着将要喷发的快乐,使着罗切斯特的调子冷冷作答。渐渐地,我俩交往密集起来。

  燕子满满一鞋盒卡带,大多是邓丽君。我也喜欢上了邓丽君。她的哀而不伤,甜而不腻,含泪的微笑,悠悠的慨叹,每一个音符都动魄。从十八岁,到八十岁,少年的轻狂孟浪,中年的失意迷茫,老年的虚弱沧桑,在她的声音里都可以得到深情缱绻的抚慰,在她的声音里疗伤,身心无痕。

  多少个周末的夜晚,我和燕子在大草坪上一起倾听邓丽君。她捧一把狗尾巴草,跳起舒缓的慢四,《小城故事》的曲子响起来:小城故事多/充满喜和乐/若是你到小城来/收获特别多/看似一幅画/听像一首歌/人生境界真善美/这里已包括。

  仓颉造字词的时候在乐前面加了一个快,看来欢乐幸福的时光线年的毕业季,不料,燕子在栈桥附近过马时被正常行驶的公交车轧了过去,当场身亡,随身听里还在放着邓丽君的歌。她永远留在了那个毕业季。又过去了3年,邓丽君也在清迈香消玉殒,人和声音一同走进了迷恋她的普罗大众的记忆里。

  如今,白先勇先生已是耄耋之年,不知是否还记得十七岁时的寂寞。而在岁月的围城里跋涉了二十多年的我,却依然清晰地记得燕子在《小城故事》里轻盈曼妙的舞姿。

  

关键词:侯德建谈程琳
0
0
0
0
0
0
0
0
下一篇:没有资料

相关阅读

网友评论 ()条 查看

姓名: 验证码: 看不清楚,换一个

推荐文章更多

热门图文更多

最新文章更多

关于联系我们 - 广告服务 - 友情链接 - 网站地图 - 版权声明 - 人才招聘 - 帮助

郑重声明:本站资源来源网络 如果侵犯了你的利益请联系站长删除

CopyRight 2010-2012 技术支持 FXT All Rights Reserved